網絡,該是閱讀的橋

發表時間:2020/1/1   來源:電網頭條   作者:
[導讀] “科技應當是為人服務的,而不應成為擺布人類的暴君。如果人類無法擺脫技術的專制,如果可以容納一切的芯片唯獨不能容納夢想,如果人們尚不能全然按照自己的心愿選擇行為方式,那么,真正的現代化,就還沒有到來!彪S手翻開某作家的書...

“墻,推倒了便是橋。”

“科技應當是為人服務的,而不應成為擺布人類的暴君。如果人類無法擺脫技術的專制,如果可以容納一切的芯片唯獨不能容納夢想,如果人們尚不能全然按照自己的心愿選擇行為方式,那么,真正的現代化,就還沒有到來。”隨手翻開某作家的書,讀到這段寫于新千年來臨之際的話,竟不自覺地聯想到了時下的大眾閱讀。

現在的我們,早已置身于移動網絡時代,我們的工作、生活是越來越現代化了,然而,誠若那位作家所擔憂的,網絡信息技術的發展,正扮演著“擺布人類的暴君”的角色——起碼,文化閱讀方面并不樂觀。當前,已有太多的人無暇翻開一本書仔細閱讀,取而代之的是終日沉迷于手機,熱衷于在網上刷微信朋友圈,習慣于在搞笑誘人的短視頻里廢寢忘食……

網絡,儼然成了一堵墻,一堵橫亙在文化閱讀與為數眾多的人群之間的高墻。墻的一邊,是網絡助推下文化出版業的日趨發達,內容豐富、裝幀精美的圖書如過江之鯽,電子讀物、VR技術等令現代出版如虎添翼,社交媒介使出版物供、需雙方零距離接觸成為可能;而在墻的另一邊,則是愈見其多的人漸次淪為手機的奴隸,對于文化閱讀說起來重要,真要見諸行動卻是次要乃至不要。

不免想及周星馳《大話西游》里的那句經典臺詞,“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情擺在我的面前,我沒有珍惜,等到失去的時候才追悔莫及,人世間最痛苦的事情莫過于此”。


對于那些忽略了閱讀的群體而言,何嘗不是如此?借助于網絡信息技術,一桌文化閱讀的滿漢全席就擺在自己面前,可我們偏偏視而不見,總是不由自主地低頭玩手機,難道,真要等到年華消逝,精力不濟、能力不逮時,才能憑生悔不當初的嗟嘆,體驗惆悵痛楚的滋味嗎?

有道是,“墻,推倒了便是橋”。網絡帶來的技術便利,如果運用得當,不僅不會阻礙個人閱讀,而且,還能夠成為改善閱讀的難得跳板。

以網絡信息技術之便利促進個人閱讀水準的提升,并非沒有成功范例。“樊登讀書”創始人樊登無疑是一個善于閱讀的人,他通過自己繪聲繪色、深入淺出的講書方式,幫助3億人逐漸養成閱讀習慣。某種程度上講,通過在網上與受眾的廣泛深入互動,促使他每年閱讀大量的書,并且,在閱讀輸出中不斷增強讀書效能。網絡信息技術助推其把閱讀做成了事業,因閱讀而帶動了他人,影響了社會,也較好地實現了閱讀價值的多方面變現。

樊登是名人,在普通人眼里或許難以企及。不過,在我的微信讀書群里還有著這么一幫人,他們雖然寂寂無名,雖然素未謀面,雖然相隔天涯,但彼此因志趣相投而湊在一起,大家互曬閱讀清單,交流讀書體會。彼此有過激烈爭執,也有過點贊鼓勵。有的因閱讀感悟而撰文發表,有的因不甘獨享而經營起個人公眾號,還有的因閱讀積淀而付梓成書,凡此種種,使得他們從網絡空間不斷走向閱讀的縱深,在閱讀的縱深中進一步體味閱讀的充實與樂趣。

細想起來,無論是從閱讀內容的選取、文化養分的汲取,還是閱讀吸收后的高效能輸出,網絡以其技術支撐與渠道優勢,為熱愛閱讀的人提供了得天獨厚的便利。它不該是阻礙閱讀的墻,反而更有條件成為引渡讀者的一座寬闊通達的橋。如果說,在一些人那里閱讀趨于迷失,網絡信息技術成了“擺布人類的暴君”,那么,需要反省的只能是被擺布者自己。

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
  期刊推薦
1/1
轉寄給朋友
朋友的昵稱:
朋友的郵件地址:
您的昵稱:
您的郵件地址:
郵件主題:
推薦理由:

寫信給編輯
標題:
內容:
您的昵稱:
您的郵件地址:
 

河南11选5多少钱一柱 日本股票涨跌幅 福建快三app在哪下载 皇家娱乐在线客服 福建十一选五组选走势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真准网 一期一分彩人工计划 贵州快3开奖官网 深交所股票交易规则 清理配资 福彩东方6十1怎么玩